做最好心水资料网站
网址:http://www.juliobarbosa.com
网站:炸金花

投资看这边!明星私募发线大类资产不宜看空!

投资看这边!明星私募发线大类资产不宜看空!股市、商品迎“双牛”?

  从理论上看,目前美国利率已经见顶,汇率今年转向的可能性很高,这将引起非常大的变化,并长期影响中国、印度以及“一带一路”等国家。”他说道。

  他表示,2018年中美两个国家对全球经济增量的贡献是60%左右,成为拉动全球经济增长的核心。同时,可以看见中美之间的贸易环境、贸易格局,是2018年整个外部环境最大的变量之一。

  第二个变量则来自中美两国内部。中国方面就是2017年开始的持续去杠杆的影响,而美国则在去年加息四次,不断紧缩的两大经济体对全球经济造成了极大的影响。

  可以看见,去年美联储加息预期高涨,全球货币政策收紧,在全年加息四次的情况下,资金受避险等因素影响回流美国,非美资产普遍承受较大压力,新兴市场危机频发,最后在四季度波及美国本土,金融资产交易出现全球性“衰退”,风险资产普遍下跌。

  同时在中国方面,国内去杠杆继续,融资收缩明显,财政支出亦收紧。具体表现为国内基建投资陡降,出口方面数据下行,民营企业融资情况恶化,叠加中美贸易摩擦,加重了市场的悲观情绪。

  今年在全球经济整体下行的压力下,各大央行货币政策出现转向,三大经济体转入宽松,全球衰退风险基本消除。美联储方面,在今年3月的联储议息会议中,点阵图显示2019年或不加息,并预计从今年5月起,将当前每月300亿美元国债缩减规模降至150亿美元,直至9月末缩表结束;欧央行则表示,如果欧元区经济进一步放缓,或调整对利率的前瞻指引,并提到TLTROS(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)是工具箱的一部分;日本央行下调了未来三年的通胀预期,表示如果日元急剧上涨伤及经济并破坏实现2%通胀率目标的计划,日本央行准备好进一步扩大刺激政策,可能运用的宽松工具包括削减长短期利率,扩大资产购买或加快印钞步伐。

  在此情况下,他认为美国经济表现出的韧性可能超预期。一方面外国投资者及美联储持有美债占比降低,美联储或重回扩表;同时,美国居民部门杠杆率较低,薪资增速尚好,对消费具有支撑;此外,实际利率的下行将有利于投资扩张。

  而国内方面在经济下行的压力下,也对宏观政策进行了调整。在企业部门进行减税降费,降低融资成本;在居民部门进行个税减免,刺激消费政策等;同时货币政策明显转松,财政政策更加积极,意在改善实体经济融资情况。

  在积极政策的影响下,他认为国内经济也可能超预期。首先,在积极财政发力下,基建相关投资将保持增长。他表示,19年积极财政的特点在于,18年财政支出节奏后倾叠加19年财政支出节奏前倾带来的“积攒”效应,且在上半年较为突出。

  同时,在房地产投资方面,其韧性或超预期。他表示目前地产投资增速仍高,同时地产销售在春节后明显回暖;制造业投资或许企稳,一方面领先指标PMI新订单和产成品库存之差出现好转,并且减税降费措施将改善企业利润;而出口在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下也有支撑;在消费方面,可支配收入下行令消费承压,但在减税措施提振下,或对社零有0.7%左右的贡献。

  未来会有什么变化呢?一种是悲观预期认为金融危机不可避免;而乐观预期则表示三、五个月后经济可能调头往上。

  “我对第二种判断比较支持,去年美国加息预期非常高,而到了今年美联储态度则出现了极大的转变,甚至有预测显示明年三月份之前的降息概率已经接近60%。”吴星认为,在此情况下,美元将转头向下进入熊市周期,去年驱动美元上升的因素全部逆转,资金将从美国等发达国家流向新兴市场。

  具体表现为美国与其他国家经济差将缩小;中美利差可能重回上升通道,美元或见顶;一旦利率降低将导致资金从美国流入新兴市场,其中中国和印度因为体量足够大、承载力强将最先受益。

  同时,他认为人民币会进入持续缓慢升值周期,人民币资产将成为全球风险资产龙头。他认为随着美元转弱,中美贸易摩擦趋于缓和,人民币或重回升值区间;同时当下结售汇情况和意愿反映出市场出对人民币的乐观情绪,而远期结售汇签约额也持续维持正值,外汇储备和外汇占款也出现企稳。

  他表示,A股和H股将是人民币资产配置的主要方向。一方面外资流入将改善A股投资结构,推动A股持续长牛。

  “截止2019年3月,MSCI中国仅占MSCI全球的3.88%,而中国GDP占全球22.3%,两者之间极不相符,中国资产并未充分得到配置。”对此,他认为海外市场会持续购买中国资产,外资配置力量的加强将为股市带来巨大的资金流入。同时,社保基金在第二季度、第三季度会有万亿级别资金不断流入A股和港股。

  他认为,从A股风格上看将是一个大牛市,是人民币资产配置的首要方向,,当然A股上市公司数量已经今非昔比,差公司和好公司的表现会长期分化。“市场情绪上来看,去年四季度市场在按危机逻辑在做交易;今年1、2月份情绪相对乐观,开始按15年衰退性宽松来做;三季度市场情绪可能像2006和2007年。”